五一三悲劇 - Malaysia Bukit Pagar

五一三悲劇

五一三悲劇
形勢對馬華不利
敦拉薩掌握實權
修改憲法和法令
國家原則的提出
反對黨達成默契
種族問題日益尖銳
選舉結果聯盟受挫
緊張情緒未能緩和
暴亂發生民主終止
馬華重新加入內閣
東姑與內長的看法
種族政治遠因近因
馬哈迪的大膽評析
種族關係未能協調
新經濟政策的推動


馬來西亞政治

  馬來西亞華人歷史
  老照片老回憶
  巫統歷史片斷回顧
  巫統黨爭大事記
  五一三悲劇
  一九六四年後政局
  馬來西亞共產黨
  馬華歷史
  印度國大黨
  政治情色
  百家論壇
  首頁


 
五一三悲劇 簡體中文

一九六九年“五一三”暴亂事件震撼舉國上下,這是五月十日大選成績揭曉後帶來的後遺症,造成人命與財產的重大損失,而事後所進行的彌補工作是為馬來西亞歷史的轉捩點,形成國家歷史的一個最重要的分水嶺。
要談論這個問題的來龍去脈,有必要對大選前的背景作一概括性的簡述。

在聯盟方面,一向來是對大選充滿信心的。在東姑阿都拉曼領導下,他仍然認為聯盟將會再一次取得壓倒性勝利,因此在一九六八年時,便積極佈置競選工作,以迎接一九六九年的大選。 聯盟對競選的無所畏懼,是基於下列理由:首先新加坡退出馬來西亞後,已所帶動的團總組織已失去重心而不再對聯盟構成嚴重的威脅。其二,中央政府已成功地化解東馬的政治危機,包括解除敦福爾(唐納史蒂芬的沙巴首席部長職),讓步給過渡時期的羅思仁,在一九七六年州選後,親東姑的敦莫斯打化崛起成為首席部長。在砂勞越,也通過國會修改憲法,解除與中央持異議的拿督加隆寧甘的首席部長職位,改由達威施里接任,抑制了砂州的離心運動。

其三,在馬來西亞半島,最大的左派反對黨社陣已告分裂,同時在主客觀因素下,勞工黨宣佈抵制大選,剪除了對聯盟的威脅,剩下的人民黨的勢力也因有所局限,不被認為可以發揮重大的作用。其他的反對黨,如走溫和社會主義路線的民政黨(民聯黨的前身),不被視為主要的挑戰者,而有所警惕的是從人民行動黨易名為民主行動黨所鼓吹的“馬來西亞人的馬來西亞”的政治口號。不過,從一九六四年人民行動黨的浩大聲勢下只取得一個國會議席來看,聯盟並不以為民行黨具有很大的威脅性。

從聯盟的立場分析,反對黨不但力量有限,而且各自為政,不成氣候。反觀聯盟,繼續領導三大民族攜手合作。不遇,聯盟對於回教黨的勢力卻不能掉以輕心。只是政府當時認為,頂多回教黨繼續控制吉蘭丹州政權,其他方面不會有多大的改變,更不可能取代巫統組織中央政府。

對外方面,馬來西亞已成功地和印尼復交,不再面對外來的壓力,雖然菲律賓對沙巴主權的爭執仍存在,這個問題還不是一個爆炸性的問題。


© 2001 Bukit Pagar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