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人組成巴巴社會 - Malaysia Bukit Pagar

馬來西亞華人歷史

華人組成巴巴社會
私會黨崛起爭勢力
會館會黨紛紛設立
兩種政治思想鬥爭
辛亥革命帶來激盪
民族主義思潮興起
反日運動成為主流
富商嘉庚辦報興學


馬來西亞政治

  馬來西亞華人歷史
  老照片老回憶
  巫統歷史片斷回顧
  巫統黨爭大事記
  五一三悲劇
  一九六四年後政局
  馬來西亞共產黨
  馬華歷史
  印度國大黨
  政治情色
  百家論壇
  首頁


 
華人組成巴巴社會 簡體中文

所謂“海峽華人公會”,就是由一批已轉化為巴巴的華人所組成。根據約翰甘默(JOHOR CLAMMER)所著《海峽華人公會》─書中,對巴巴社會有下列的分析。

他認為,巴巴是一個與中國沒有聯繫的社會,而且生活習慣已經“土生化”。雖然在一定程度上仍然保存中國的舊傳統,但語言方面“福建馬來化”和裝飾上的改變,使到他們成為特殊的社群。

其實,華人的較有規模的移民,是英國於1786年佔領檳榔嶼後,到了1824年,英國將檳城、馬六甲及新加坡併為海峽殖民地,華人移民在這三個地區激增。

1874年英國與霹靂蘇丹簽署邦咯條約,揭開英殖民勢力介入半島的序幕(1884 馬來聯邦成立,1909馬來屬邦成立),到廿世紀初,整個馬來半島落人英國手中,華人的移民也就更進一步增加。

根據統計,1911年,馬來半島及海峽殖民地人口中,華人共有87萬4200人。

由於華人大量移入,海峽華人(或稱土生華人)所扮演的角色也受到衝擊。一般而言,他們思想是西方化的,接受英國為宗主國,因而成為英國人樂於聘用在政府部門服務的文員。

十八世紀和十九世紀初葉,巴巴的政治意識與行為,大都是效忠於大英帝國與海峽殖民地政府,而不是中國。

1900年的義和團事件,導致八國聯軍進攻中國,當時有一名海峽僑生,投稿《海峽華人雜誌》(THE STRAITS CHINESE MAGAZINE),呼吁海峽華人組成一支分遣隊到中國與英軍並肩作戰,共同對付義和團。

1901年11月,有100名海峽僑生加入新加坡義勇軍步兵隊,表現對英國政府的忠貞。不過在十九與廿世紀交替間,清廷、保皇黨與革命黨三股勢力在馬來亞和新加坡的活動,曾導致若干海峽僑生領袖的思想激盪。

他們熱望中國能變法圖強,躋身世界強國之林。其中如林文慶.伍連德、曾錦文與阮添壽等人,更毅然回中國服務

另一方面,從中國移居馬來亞的華人,歸屬於兩種包含看政治體系的制度,其一是受公開承認的甲必丹制度,其二是容許存在的幫會組織。

黃存燊認為,中國史上曾推行“外人甲必丹”(蕃長)制度。但在馬來亞第一位被殖民政府(葡萄牙)委任的是鄭啟基,又名鄭芳揚。荷蘭時代為李君常(原名李為經)

一些著作認為,鄭啟基是馬來亞最古寺廟青雲亭的創建人。不過也有學者又認為,鄭啟基於1632年在漳州出生,於1677年,據指出他是在荷蘭時代,被委為甲必丹的。

不過,我們可以肯定的是,在英殖民勢力侵入之前,華人甲必丹制度已在馬來亞存在。

戈登明斯說:“華人在馬來亞建立本身的社會”,自然帶來既有的社會和政治結構。政府當局允許華人這樣做。他們建立自己的學校,而華人的福利及社會服務通過自己主動獲得確保。早期的中國政府,通過“華人甲必丹”制度,來維持當地的法律與秩序。

從歷史事件顯示,早期華人甲必丹是一種家長式的統治,與清朝有著一定的聯繫。他們在馬來亞的華人社會,維持看封建式的地位,基本上,政治思想是傾向中國的帝王制度,最突出的例子是檳城的第一任華人甲必丹辜禮歡,約在1790年被萊特委任,距離萊特佔領檳城不過三、四年時間,當時華人不過二百名之內。

辜氏借著英國人的勢力,成為“酒稅承包人”,躍居富豪,他的次子辜安平,少時被送往中國,初在林則徐幕府服務,後調往台灣。

台灣割讓給日本後,尚被封為貴族,至於辜禮歡的子孫辜鴻銘(辜禮歡的第三子龍池的兒子),被布朗(FORBES SCOTT BROWN)收為養子,後負笈英國愛丁堡大學,榮獲文學碩士,精通法語、德語和現代希臘語。因受清朝帝制影響,開始留辮子,拋棄洋服,穿中國衣。

1873年辜鴻銘回中國,考中進士,出任兩湖總督張之洞的幕僚。他的著述甚豐,其中《怒吼之聲》表達的世界倫理觀念,備受歐人重視,而譯成數種西洋文。

可是他的頑固思想,使他在清朝滅亡後,仍然主張保留辮子、纏腳、蓄妾與抽鴉片等惡習,竟叫囂辮子為“中華民族之標誌與徽號”。更叫人不齒的是,在民國成立後十年,他依然背著潮流,只有遜帝宣統對他的“忠貞不渝”表示激賞,曾追封他為“唐公”(溥儀遜位後,被日本人利用為傀儡,建立偽滿洲王國)。

© 2001 Bukit Pagar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