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七四全國大選 - Malaysia Bukit Pagar

馬來西亞華人歷史

反對黨勢力大挫退
巫統內部急速變化
胡先翁選中馬哈迪
新一代領袖新手法
李三春地位趨穩定
馬華成立馬化控股
馬華推行五大計劃
馬華與董教總對峙
李延年充當調解人
工業協調法令困擾


馬來西亞政治

  馬來西亞華人歷史
  老照片老回憶
  巫統歷史片斷回顧
  巫統黨爭大事記
  五一三悲劇
  一九六四年後政局
  馬來西亞共產黨
  馬華歷史
  印度國大黨
  政治情色
  百家論壇
  首頁


 
一九七四全國大選 簡體中文

1974年7月28日,首相宣佈國民陣線成員黨對席位的分配終告達致協議。30日,宣佈國會於31日解散。

提名日訂於8月4日,而投票日是8月24日。除了沙巴州議會外。馬來西亞各州議會與國會同時選舉。

國陣成員黨的國會議席分配如下:

巫統

61席

國大黨

4席

回教黨

14席

砂土著保守黨

16席

馬華公會

23席

人聯黨

8席

民政黨

8席

沙統

13席

進步黨

4席

沙華

3席


州議會方面,馬華分得57席,但在檳州只得3席,餘13席歸民政黨。人民進步黨在霹州分得9席,人聯黨在砂州議會分得14席,回教黨保有吉蘭丹的優勢。

雖然馬華和民政黨及進步黨未能真正融洽,表面上尚無分裂,實則是暗中過招,因為誰也不想任何一方在國陣內勢力膨脹。從國陣組成時開始,註定是馬華和民政日後在執政黨內鬥爭的開始。

至於反對黨是相互傾軋的,除了在馬來選區,人社黨未遭遇其他反對黨的對壘外,在華人選區,其候選人同樣面對多角混戰,整個形勢極為混亂。

民主行動黨集中火力攻打檳州、霹靂及雪蘭莪和其他城市選區。社會主義黨不落人後,也有大批候選人應戰。

提名前波斯達曼領導的“無產階級黨”宣佈解散,加入社正黨。同樣的,人社黨湊成強大陣容,大有不讓前兩者專美之概。而國家意識黨無所作為,不成氣候。

在砂勞越,屬於反對黨的國民黨亦對抗國陣,可謂旗鼓相當,對人聯黨特別有威脅。沙巴盡屬沙統天下,唯一的反對黨是社會正義黨孤軍作戰。

提名結束的當天,國陣在國會有47候選人不勞而獲。再多31名議員即可執政(總數154席),同時在州議會有43名候選人不勞而獲,這意味著國陣未戰經勝利在表。

州議席競爭激烈

雖然如此,國陣接獲的報告顯示在州議席的競爭上,檳城、霹靂、雪蘭莪及丁加奴乃至砂勞越屬不穩定地帶,特別是檳城,潛在反對黨威脅的危機。前三州的挑戰來自民行黨,後一州的挑戰來自人社黨,致使國陣至為關注四州的宣傳運動。

對敦拉薩本身而言,他沒有什麼好顧慮,勝利是不成問題的。但是他必須鑑定在政策及方向改變之後,能取得多少非馬來人的支持。誠然,他不希望出現1969年的大選成績,以期減少政治鬥爭,俾集中力量建立一個和諧的國家,繼續推動新經濟政策。

對李三春來說,這是他第一次掌舵馬華公會的考驗,成敗對他日後的領導是關係重大的。正所謂只許成功,不能失敗。

同樣的,林蒼祐醫生帶領民政黨加入國陣,第一次以執政黨身份接受人民判決,他也只能成功不可失敗的。

人民進步黨黨魁SP辛尼華沙甘失去昔日的號召力,他的加入國陣既未帶動霹州華人,亦不能影響印人選票,所處的地位是只望“輸少當贏”。

人聯黨的命運就好像民政黨。這也是它首次在執政黨的論壇進行政治命運的鬥爭。

國陣取得顯赫戰果

無可否認的,敦拉薩的訪華已成為這些政黨爭取支持的重要因素。其他的因素包括馬華使用華人大團結口號及民政黨宣揚執政檳州政績,而人聯黨亦認為砂共已放下武器,情勢對它有利。

在投票前,各黨候選人數目如下:

國會全部154席

不勞而獲:47席(均屬國陣)

角逐席位:107席

候選人總數:281人

各黨候選人陣容(不勞而獲席位除外)

(一)國陣:107人
(二)民行黨:46人
(三)社正黨:36人
(四)人社黨:22人
(五)砂國民黨:24人
(六)國家醒覺黨:5人
(七)獨立進步黨:1人
(八)獨立人士:40人

州議會:西馬11州及砂勞越

全部議席:360席

不勞而獲:43席(屬國陣)

角逐席位:317席

候選人總數:858人

各黨候選人陣容(不勞而獲席位除外)

(一)國陣:317人
(二)民行黨:120人
(三)社工黨:91人
(四)人社黨:109人
(五)砂國民黨:47人
(六)砂比沙瑪黨:4人
(七)獨立進步黨:6人
(八)獨立人士:164人

選舉結果不出所料,國陣贏得壓倒性的勝利。在國會154席中;奪得122席,超過了三分之二席位。這不但是聯盟擴大組織後被選民所接受,也是首相敦拉薩的個人勝利,政治聲望達致頂峰。

反對黨席位相對下降,民行黨9席,社正黨1席及砂國民黨9席,和國陣比較實力相差懸殊。

在國陣中的華人政黨,基本上保住了優勢,除人民進步黨外,馬華公會的表現比上屆佳。它奪得19個國會議席及43個州議席,情況大有改變。這對李三春的領導權起了穩固作用。李氏認為選民已轉向支持馬華,響應“馬華促進華人大團結達致全民大團結”的號召。

不過,馬華在大城市中仍未突破,如馬六甲和芙蓉地區。依舊是歸反對黨佔據,在霹靂和檳州國會候選人則有所得,然在州議席方面表現不理想。總得來說,馬華公會有此成績,已算是相當成功。這也說明沒有陳修信的馬華公會,其形象有了改變。

民政黨在檳州失去2席,佔有11席,是國陣中最多席位的1個,巫統9席,馬華及國大黨各一。對於林蒼祐無疑是個人政治的再次報捷,不因轉成執政黨遭受人民的冷落。

可是人民進步黨卻落個慘敗,參加四國九州議席角逐,結果只勝一國二州,更致命的是,黨主席SP辛尼華沙甘及秘書孔國日雙雙落選,整個黨的形象一落千丈,不僅在國陣內失去重要性,同時黨的前途也亮起了紅燈。

綜觀其因,不是華人拒絕執政黨,而是他們不再需要進步黨。這可從馬華和民政在霹靂有收穫看出來。

另外一批獨立人士陣線,雖靠著華團運動名聲大噪,但夾在國陣和民行黨間,成了犧牲品,全軍覆沒,得票亦有限。可見華團運動已被人淡忘,而在政治形勢改變下,失去了作用。

砂人聯黨雖然保住地位,但得票率大減,特別是副首席部長楊國斯在州議席落選,只以少數票贏回國席。這不啻是一個警鐘。不過比起進步黨來,人聯黨情況好得多,處境與民政黨不相上下。

© 2001 Bukit Pagar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