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人政黨相互傾軋 - Malaysia Bukit Pagar

馬來西亞華人歷史

人民進步黨往下沉
陳志勤辭卸主席職
范俊登葉錦源事件
民主行動黨的風暴
民行馬來派系分裂
華人社會教育問題


馬來西亞政治

  馬來西亞華人歷史
  老照片老回憶
  巫統歷史片斷回顧
  巫統黨爭大事記
  五一三悲劇
  一九六四年後政局
  馬來西亞共產黨
  馬華歷史
  印度國大黨
  政治情色
  百家論壇
  首頁


 
華人政黨相互傾軋 簡體中文

不論民政黨是否吸收了馬華改革派份子乃至一度是華團的積極份子,如李裕隆、林敬益、梁祺祥和陳忠鴻,當他們一加入國陣後,便改變了過去高唱華人團結的調子,而符合了民政宣揚的多元種族和馬來西亞人意識的觀點。

如果仔細研究民政黨的發展方向,是個很有趣昧的轉變。它是與林蒼祐醫生的政治哲學分不開的。起先林醫生在獨立前是急進黨的一名領袖,追求民主政治,旋後加入馬華,成為馬華的領袖。

而在這個階段,以爭取華人權益和教育作為目標,60年代離開馬華後,另立民主聯合黨,仍然鼓吹他在馬華時的思想,但1968年參加領導民政黨後,他對政局的看法有了較大的種靈,而這個變化是隨著馬來西亞於1963年成立後萌芽的,當時林醫生認為,已是需要通過多元種族的路線來進行鬥爭。

不過時機未成熟,直至民政黨誕生後,這種思想才明朗化。

從黨員的思想和林醫生的背景來分析,他們仍然沒有脫離以一個華裔馬來西亞人的身份看問題,因而導致民政黨於1969年上台執政檳城州。

1972年加入國陣後,民政黨孕育著更大的變化,它一方面堅持其多元路線的鬥爭,但在客觀上又不得不接受它基本上是一個由華裔支持的政黨,因為巫統擺明它是代表馬來人的利益的政治。

同時,在馬華改革派進入民政後,更清楚地表示出民政是馬華以外的另一個華人政黨,儘管民政的政治哲學是不強調種族鬥爭的。正因為民政在國陣內的角色有了被認為具有種族代表的成份在內,也就促使這個政黨擁有更多的華人色彩。

從1978年派出的候選人是清一色的華人看來,已標明這一傾向。

也無可否認的是,政治本身就是一場權力鬥爭,因此民政和馬華的鬥爭不但牽涉及思想意識的不同,也帶有人事恩怨伋利益的鬥爭。

馬華民政關係難好轉

1977年受委為馬華檳州主席的林建籌便認為,民政黨在國陣的庇蔭下,在檳州儘力地排除馬華。

林建壽從被解散的勞工黨加入馬華公會,復而被李三春倚重發展檳州黨務,已把馬華和民政的政治鬥爭提升一級,並以檳州作為重點,理由是檳州是民政的大本營。

林蒼祐和林建壽同屬政壇知名人士,他們是屬於同等量級的。造成民政和馬華的關係不但失去協調,而且尖銳化的對立。林建壽說:“就政治本身而言,沒有所謂妥協,只有鬥爭和相互消長勢力。”

即使同屬國陣成員黨,馬華和民政的關係沒有好轉的可能,以致1978年的大選,演出所謂“檳州馬華7人幫”事件,在7個選區與民政黨候選人角逐。這種對抗反映一個事實:馬華和民政在既合作又鬥爭的情況下,來證明誰在國陣內最有可能代表華人或誰最有份量與巫統對話。

馬華的路線標榜是以“華人大團結”為口號,民政是以“馬來西亞人的路線”來鬥爭,彼此是不同的思潮,也加重了華人在思想意識上有了分歧和論爭。

不知是因為高舉馬來西亞人意識,或是只集中表揚檳州執政的政績,民政黨對於華人的文化及教育的問題鮮少提及,甚至沉默不作反應,而一度被人認為民政黨是不突出或甚至沒有本身的文化教育政策的。

這也無形中使到民政和一向來鼓吹華教生存的華團,尤其是董教總攀不上任何直接關係,也因此影響民政黨1978年的選舉不能保住原有的優勢。

© 2001 Bukit Pagar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