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政黨多數票大減 - Malaysia Bukit Pagar

馬來西亞華人歷史

馬華公會大選失利
民政黨多數票大減
城市華人傾反對黨
採步驟防兩極政治
華人政壇三股勢力


馬來西亞政治

  馬來西亞華人歷史
  老照片老回憶
  巫統歷史片斷回顧
  巫統黨爭大事記
  五一三悲劇
  一九六四年後政局
  馬來西亞共產黨
  馬華歷史
  印度國大黨
  政治情色
  百家論壇
  首頁


 
民政黨多數票大減 簡體中文

1978年大選大舉挑戰檳州民政當的“七人幫”,實質上是沒有一個思想理論,談不上影響人民的思潮,但卻屬於一股反民政的勢力,以期通過選舉挫敗民政的執政而為馬華的執政鋪路。

1978年普遍上城市人民對執政黨有埋怨的時刻,“七人幫”在情緒上有了一陣的波動。可是他們又不像反對黨,因此給民主行動黨更有利的機會向執政黨作全面反擊。

民政黨在林蒼祐醫生的領導下,亦未突出思想問題,而是強調檳州的政績,用建設發展和檳州的穩定作為號召。雖然民政處於不利的地位,但在沒有更好的選擇底下,選民又不想看到它下沉,尤其是支持華人繼續執政的念頭仍然很強,以致民政黨保住了檳洲的執政地位。

不過,它的大多數票席已被削減,剩下8席對巫統的9席。從1969年的16席,減至1974年的11席,再退減成8席,無疑的已使到民政黨提高警惕。

七人幫全軍覆沒

唯一令民政黨告慰的是“七人幫”全軍覆沒,也等於是否定林建壽的策略,並從此埋下馬華與民政更深的怨恨。

在全國而言,民政黨是退縮了。參加6個國會競選,只有4人告捷,尤其在檳城的堡壘,民政痛失丹絨及日落洞國會,這清楚地反映了民心思變,並不滿民政黨對國家問題,如對教育文化政策似乎有置身度外之嫌。

馬華和民政在選舉受挫,意味著華裔選民對這兩個政黨,在國陣內所扮演的角色有所失望和某種傾向的抗議。因而,不論在情緒上或思想上都表現了內心的感受,但並沒有準備要全面拋棄華人在執政黨內的代表性,如果說是懲罰也無不可。

當然在整個國陣,選舉的成績可謂是相當令巫統滿意的。在153個國會議席中,贏得131席,超逾三份之二。得票總數是199萬6307張,佔投票率約57.5%。

巫統本身參加74席角逐,結果嬴得69席,戰績不凡。這表明了即使回教黨脫離國陣,也沒有把馬來選民拉走,仍然給胡先翁領導的巫統很大的支持。

國陣成員黨在國會贏取的席位如下:

巫統─69席(參加74席)
馬華─17席(參加27席)
印度國大黨─3席(參加4席)
民政黨─4席(參加6席)
人民進步黨─0席(參加1席)
無黨派─1席(參加1席)註1*
沙團結黨─9席(參加10席,包括以獨立人士身份參選,但屬於沙團成員)
沙統─5席(參加7席)
砂土著保守黨─8席(參加8席)
砂人聯黨─6席(參加7席)
砂國民黨─9席(參加9席)


註1*此乃回教黨署理主席哈芝哈山艾迪因未跟隨退出國陣,被開除黨籍,但獲國陣支持以國陣名義參加競選,而他本身屬於無黨人士。

反對黨陣容贏得席位如下:

民主行動黨─16席(參加53席),得票66萬4463張,佔投票率19.2%
回教黨─5席(參加89席),得票53萬7253張,佔投票率15.5%
砂人民機構─1席(參加1席,此乃屬於加入民行黨行列的議員)
獨立人士─1席(參加93席)

從上述統計表中,我們發現到反對黨陣營的力量,仍不足對國陣構成威脅,同時回教黨回復反對黨面貌後,勢力比以前更為削弱,唯一取得大躍進的是民主行動黨。

選民同情林吉祥

16位國會議員加上1位沙巴的人民機構議員,它已經和馬華公會等量齊觀,平起平坐了。在州議席,民行黨加起來有25名州議員,較上屆多了2席。國會議員數目從1974年的9席升到16席,也比1969年的73席為多,可說是民行黨成立以來“登峰造極”的1屆。

儘管1978年的大選禁止群眾大會,被反對黨形容為缺乏民主,但反對黨也可以通過小型集會(CERAMAH),來宣揚政策和對執政黨諸多抨擊。

除了獨大問題和工業協調法令的爭議對民行黨有利外,另一項刺激選民同情和支持民行黨的,是由於林吉祥在選舉前被控以洩漏軍事秘密罪名。

林吉祥是1978年4月18日在官方機密法令下被控於吉隆坡高等法庭。控狀指他在1976年8月間,在馬六甲獲得官方機密情報,即關於聯邦政府購買4艘巡邏快艇供國防部使用和該4個最後投標者身份、成功投標者的原訂及劃一價格、4艘艇的付款方法,火力控制系統、裝在引擎種類和快艇的性能。

在接受此情報時有充份理由相信,此情報是違反1972年官方機密法令下交給他,因此觸犯此法令。

他也被提控保有上述情報而被促交出時未依指示照做,並於1976年11月第11卷第3號的《火箭報》上刊出,向雪蘭莪大學畢業生協會發表演講時,將此情報揭露及在吉隆坡直接將該官方機密情報通知他未獲授權通知的人,即在一封致給“遠東經濟評論”的信中揭露。

5項罪名的提控,震動輿論,也給民行黨一個機會發動法律援助基金,以致在大選中高談保護基本人權問題,且大貼海報展開宣傳運動。

再者,在1978年的競選宣言中,民行黨以“保衛民主及擊敗國陣的一黨專政意圖”為題,聲稱國陣的戰略是“要建立一黨國家”。順著大選的到來,林吉祥推出他的言論集《馬來西亞的計時炸彈》,成為暢銷書之一。

很顯然的,民主行動黨集中火力在城市選區,尤其是華人佔大多數的選區。因此談論的課題,都是與華人社會息息相關的。從文化教育到經濟和民主人懽等的問題,深深地影響華人的思想和看法,許多選民放棄支持國陣候選人,轉向支持民主行動黨。

© 2001 Bukit Pagar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