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群川的政經口號 - Malaysia Bukit Pagar

馬來西亞華人歷史

華教問題爭論不休
民政黨勢力受挑戰


馬來西亞政治

  馬來西亞華人歷史
  老照片老回憶
  巫統歷史片斷回顧
  巫統黨爭大事記
  五一三悲劇
  一九六四年後政局
  馬來西亞共產黨
  馬華歷史
  印度國大黨
  政治情色
  百家論壇
  首頁


 
陳群川的政經口號 簡體中文

陳群川於1940年誕生在吉隆坡的蒲種新村,童年家境拮据,中學畢業後,出來社會謀生,曾在國家電氣局及稅務局工作,後來加入一家石油公司任職。

1970年加入雲頂集團服務,出任總經理,從此大展拳腳,並於1976年成立“琪琳有限公司”,自任董事經理。1977年,李三春把陳群川從雲頂拉下山,加入馬化集團,擔任董事經理(營業),並出任馬化合作社總經理。

70年代末期到80年代初期,馬化集團形成一股馬華的強大經濟力量,雖然引起議論紛紛,但它也一度使馬華逐漸擺脫困境。在這方面,陳群川使用的策略是以大企業的面貌來改變華人的傳統商業地位,進而配合馬華提出的“華人大團結”口號來強化馬華的地位。

誠然,馬化的由小到大不是陳群川一個人的功勞,但他已成為一位代表性人物,一個政治企業化的化身,對華社的影響不可謂不大。

順著這個時機,馬華及馬青全面努力,扭轉劣勢,它分開幾方面展開攻勢:

(一)1980年2月27日慶祝馬華公會成立31週年,大幅廣告在各報出現,強調加速推動馬華約5大計劃,即:
●馬華公會大廈:團結的象徵
●人民的公司:即馬化合作社和馬化控股,促成現代化的代理人
●廣招黨員運動:加強黨的力量及聯系
●馬來西亞華人文化協會:締造國家文化
●拉曼學院的發展:提供更多受教育的機會

其中關係到馬化控股的,文中說道:“這家公司成立約2年來,它的股本已增加了一倍多,由3000萬元增至7500萬元。目前在從事廣泛的多元化活動,例如種植,土地發展,製造業、金融業等等。

迄今為止,馬化令人鼓舞的成功已開始吸引了人們的注意。令人興奮的是:現在已有越來越多的蹟象顯示,華人團體已進行組織現代化的企業公司,俾迎頭趕上,配含迅速改變中的環境。”

(二)舉辦政治經濟研討會,鼓起更多華裔對馬華改變態度,培植對馬華的新信心。

(三)試圖重新與華團對話和建立聯系,包括董教總也是被爭取的對象。例如,馬青總團長拿督李金獅與馬來西亞永春聯合會青年團對話時表示,馬青準備擯棄過去的誤會,考慮永聯青的建議,與董教總的代表坐下來,討論一切有關華人利益的問題。

(四)馬青為提高形象,同首相拿督胡先翁提呈一份備忘錄,提及教育文化、土地與公民權等問題,對1981年大學收生,非土著只佔37.7%表示不滿,同時也對教長以2%的進度,來增加非土著學生提出異議,它認為應該真正地反映種族比例。

它也要求在新住宅區及華族人口眾多的地區,興建更多華文小學,修建簡陋校舍。若要達致新經濟的目標,應從政府擴大經濟蛋糕的部份進行,而不應該如上述通過“劫甲濟乙”的方式進行。

對於塑造國家文化,必須匯合各族文化的精華,其形成程序應該順其自然,互相交合,互相介紹及互相接受,而不能通過硬性製造出來。

華人申請公民權面對缺乏出生紙作為證據,建議應獲通融,以第二證據來證實其身份。因報生紙或在日治或在緊急時期遺失,或因父母無知,未在規定時間內進行登記。

政府未劫甲濟乙

首相拿督胡先翁的答覆是,政府的政策並未“劫甲濟乙”,所發生的個別官員的偏差,政府將注意。

但是,霹靂董聯會主席胡萬鐸說,如果馬華真的有誠意,準備接受全馬華人的意願,把內閣教育報告書內一切不利於發展華文教育的條文刪去,那麼董教總是願意與他們坐下來討論。

另一方面,胡萬鐸嚴正地希望拿督李金獅,能馬上解散馬青團的“先鋒隊”,因這個組織的唯一主要目標,就是要對付搞華文教育的人,並與華教人士鬥爭到底。

教總副主席陸庭諭則開門見山地說:拿督李金獅還在支持內閣教育報告書之時。說什麼‘尊重’和‘坐下來談’都是言不由衷的。

李金獅的答覆是,能不能夠談,就要看胡萬鐸和陸庭諭的誠意了。而霹靂馬青團長陳立志更是針鋒相對的說:胡陸兩人已表明無此誠意。除非董教總認同由馬華領導華人社會,達致華族大團結,凝集力量爭取華族權益,否則雙方只有分道揚鑣。

他也指董教總已被反馬華的人所滲透及控制,正在進行破壞馬華的工作。如果董教總領導人有誠意解決華人問題,特別是華文教育問題,唯一的辦法就是組織新政黨進行鬥爭,而不是躲在董教總的招牌下做一名觀眾。

全國馬青先鋒隊總隊長陳朝宗,反指責胡萬鐸歪曲先鋒隊宗旨。

不用說,馬華和董教總之間是無法達成協議的,所謂“道不同不相為謀”,這種情況仍然持續下去,這反映在對內閣教育報告書的歧見尤其明顯。

© 2001 Bukit Pagar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