砂華裔政團起爭論 - Malaysia Bukit Pagar

馬來西亞華人歷史

沙華人轉向執政黨


馬來西亞政治

  馬來西亞華人歷史
  老照片老回憶
  巫統歷史片斷回顧
  巫統黨爭大事記
  五一三悲劇
  一九六四年後政局
  馬來西亞共產黨
  馬華歷史
  印度國大黨
  政治情色
  百家論壇
  首頁


 
砂華裔政團起爭論 簡體中文

砂勞越的政治形勢基本上是鼎足而立,1976年後,國民黨加入國陣,與保守土著黨及人聯黨分享執政權,但最主要的是造成人聯與國民黨的鬥爭從敵對黨變成“ 兄弟鬩牆”。

這種情形就好像西馬的馬華公會和民政黨一樣,恩怨糾纏不清。不過,經過國民黨入閣後,砂州國陣的三個成員黨,便分成三個主要的種族代表。

雖然人聯和國民黨各自宣稱是多元種族的政黨,有華人也有伊班人,但人聯代表華人的特徵比較強,而國民黨代表伊班人的形象較為突出。

儘管如此,兩黨的明爭暗鬥是不止息的,從1978年的國選和1979年的州選即可得到證明。

由於受到限制,兩黨均得以國陣名義參加選舉,因此只好派出獨立人士抽對方的後腳。

人聯國民暗鬥激烈

結果人聯黨國會失去浪比爾議席;而在州選中,人聯黨失一席,國民黨失兩席,敗給對方支持的獨立候選人,由此可見兩黨鬥爭的激烈。

1979年9月的砂勞越州大選,雖然規定國陣成員黨以國陣旗幟提名,不得相互公開競逐,但人聯黨和國民黨的私下鬥爭卻是十分激烈,雙方都有大批獨立人士參加提名,加上民主行動黨的插足其中,使局勢更加複雜。

選舉結果,民主行動黨全軍覆沒,甚至連原有的一席(張守江由人聯黨跳槽民行動)也送回給人聯黨。

這說明一件事,砂州的華人仍然支持人聯黨,不想看到人聯黨在聯合政府裡失去代表性,而使華人的前途有所顧慮。雖然人聯黨上層的表現,引起砂華社會的批評和不甚滿意,但不以為是由他黨取代的時刻。

不過,人聯黨也險過剃頭,有幾個選區只以極少數票取勝,獨立人士的威脅確實不能輕視。在參加12席中,保住11席,倒也鬆一口氣。

國民黨參加18席,失去兩席給人聯黨支持的獨立人士,剩下16席,唯一的華裔議員是林夢區的拿督黃金明。

首席部長地位不穩

土著保守黨獲全勝,保持18席,但是首席部長拿督巴丁宜阿都拉曼耶谷的地位已動搖。這事起因於1978年,國陣的人聯及國民黨對耶谷的領導失去信心。

國陣的勝利是意料中事,但是它不能掩蓋成員黨內的矛盾和鬥爭。土著保守黨主要的問題是阿都拉曼耶谷的去留。

國民黨則是黨主席拿督阿瑪恩達威辭職,轉而出任馬來西亞駐紐西蘭最高專員。其空缺經激烈的角逐後,由署理主席拿督黃金明取代。

他強烈地反對黨內一些人搞種族主義,重申這個黨是屬於砂勞越人的,不允許種族主義存在。雖然如此,國民黨基本上還是以伊班人為主。

人聯黨的問題比較嚴重,這是涉及華社及少壯派黨員對黨元老的看法。由黨中央宣教王紹熙揭露出來的情況是這樣的:

領導層未能發揮集體領導作用,同時對政策性問題的觀點出現不協調和分歧。人聯黨的“苦悶”是由於作為國陣成員黨之一,是不大可能在維護各民族享有文化、教育、經濟諸領域平等權利的原則問題上,所採取的舉措及態度的同時,而不會導致“觸怒”友黨或面對友黨引起的“對抗”局面。

就因為這樣,使到黨在處理政策問題時,就不免要採用“避重就輕”的態度來應忖,以換取友黨的“諒解”。無可否認的,由此所付出的代價是重大的,因為黨的支持者及群眾勢必視為這是一個“軟弱無能”的政黨的表現。

人聯黨內的矛盾於1978年10月公開化,當時因為6名黨國會議員在國會內,投票反對由反對黨議員林吉祥提出的修改1971年大學與大專法令的私人動議,導致人聯黨7名中委,即田紹熙、沈玉池、趙松勝、林乃德、何倫贊、陳宗明及吳業運發表聯合文告,指責6國會議員丹斯里王其輝、拿督楊國斯、黃順開醫生、詹長開、吉旺恩巴林及里察旦賓漠視與違背黨中央、青年團中央、全州各主要支分部及支團的決策,違背8萬黨員的心聲與願望,違背500萬華裔同胞的心聲與願望,也危害了全馬來西亞華裔世世代代的正當權益。

人聯黨內鬨未分裂

文告說:“我們身為人聯黨的黨員有責任加以斥責,並公佈人聯黨對創辦獨大問題所持的立場。人聯黨員於今年3月13日的常委員上,一致通過全力支持請求國家最高元首恩准創辦符合全馬來西亞人民,尤其是500萬華裔同胞的願望與切身利益的獨立大學的議決案。

內部的鬥爭,也促使人聯黨中央在1980年11月暫時凍結青年團的一切活動,並成立一個臨時小組處理青年團的事務,委派楊國斯、田紹熙、黃順開聯合支團一名代表,組成青年團臨時小組。

不過,內鬨並未造成人聯黨的公開分裂,經過內部協商與折衷和讓步及諒解後,黨領袖的地位未再受到挑戰,同時黨維持其完整性。這也是人聯黨的一個優點。

隨後的變化是,阿都拉曼耶谷終於下台,由拿督泰益於1981年3月27日,繼任第四任首席部長,結束了耶谷與人聯及國民黨的磨擦和不愉快僵局,也為砂州政治掀開新的一頁。

針對新人新事,拿督楊國斯認為拿督泰益上台後,有和友黨商量問題,有著手解決人聯黨與耶谷在土地政策上的分歧。

楊氏說:砂勞越的華人也面對經濟和土地問題,人聯黨的理想是做到耕者有其田的境界。

他也表達人聯黨對教育的立場。他說:“我們的立場是讓母語自由發展,這意味著要維護目前的華小,並維持獨中的生存。各族應保留他們自己的語言,當然我們也不忽略國語的重要。”

談到華人團結,楊國斯說態度的改變很重要,以尋求共同的目標,不要短視,要為長遠計,更不能在行動上與所講的不同,否則團結只是一團煙霧。

華團大會爆發論戰

砂華社會是不是步伐一致,有了團結的行動?從華社對教育問題的爭辯,卻又看出其不協調處。

觸發一場大論戰是因為砂勞越第一省首屆華團代表大會在1979年10月舉行,對獨大問題未作正面的支持。在54項提案中,一些觸發激辯。

其中一項“籲請總會領導華人註冊社團,發動響應獨大理事會一人一元之法律基金,以法律途徑尋求政府當局批准獨大創辦”。

理由:鑑於獨大理事會已循法律秩序、向最高元首申請恩准遭拒,迫於無奈,唯有循民主國家條例,依法上訴。訴訟期間需要訟費,華人社團應在精神上與經濟上支援,以示團結一致。

此提案不獲通過,同時,大會也未通過要求最高元首重新考慮獨大的創辦,只通過“籲請有關當局,基於憲法精神,允准民間大學的創辦”。(共通過44宗提案)

由於這樣,砂華社會對獨大看法有分歧,而在1981年5月25日的砂第一省華團代表大會上爆發一場論戰。大埔同鄉會代表何倫贊在大會上這麼說:“獨大的問題,目前華人社會已清楚地分成兩個派系。

其中一派積極支持獨大,他們認為獨大不單是民族教育問題,也是華人權益問題。既然最高元首正式拒絕,在別無他途的情形下,必須從事法律訴訟,以便澄清在憲法範疇內可否創辦獨大。這一派人不但在說,而且在做。

他們光明磊落,言出有信。另外一派人呢?他們也說支持獨大,但在最高元首拒絕申請以後,他們什麼也不做,既不支持一人一元運動,也不提出任何辦法。

明眼人一眼便看出他們的動向:

(第一)1978年12月後,這一派人從來沒有在言論上支持獨立大學。
(第二)在1979年10月21日華團大會上,處心積慮的拆除所有獨大的提案。”

何倫贊指責不支持獨大的人,顯然是針對砂華團的主要負責人及人聯黨當權派。

其中值得一提的是田紹熙與沈玉池的公開論戰。這兩人均是人聯黨中堅份子,曾於1978年聯合其他黨要炮轟人聯黨國會議員,在國會投票反對林古祥動議修改不利於創辦獨大的1971年大專學院法令,但兩年之後,兩人竟打對台戲。

沈君不滿田君在首省華總第二屆代表大會上,代表古晉中華總商會收回其提案:“本會重申華人社會創辦獨大的意願。”甚至進一步將支持獨大改成要求允准民間大學創辦的提案。

《砂勞越晚報》刊載署名“疾風”的一篇題為《看沈田之爭》的文章中說:“未及二年光景,田君早已和這些“不可寬恕”的“反獨大”的國會議員“把酒言歡”。

《馬來西亞日報》於1980年8月6日刊載署名靜芳撰寫《看人聯對獨大的動向》文章中說:根據過去的歷史,人聯與獨大的瓜葛關係,大致可分為三個階段:

(一)對獨大狂熱支持的第一階段。
(二)對獨大立場改變的第二階段。
(三)唱反調的第三階段。

另一方面,反對籌募“獨大一人一元運動”的人士,可說是華團的當權派。有人認為“對於一人一元法律基金運動,見仁見智,反對一人一元法律基金運動,並非意味著反對華文教育,相反的,這些人是更積極地愛護華教,更使我們的華文教育不要在我們的國家教育源流當中被除掉。

為什麼我這麼說,譬如說,由於為了獨大問題採取一種極端的做法與政府對抗,採取法律途徑,迫使政府修憲,在那個時期,可能連獨中華小都不能獲得保存,所以大家必須理智地思考。”

這種看法雖不能說代表當權派的意見,但當時砂華社會對於獨大的爭論確實產生了不同的觀點,例如沈澤貴說“華團不是反對獨大創辦,只是反對一人一元的法律途徑而已。”

此外,也有人持較溫和的立場。陸婉君在《華人團結與華人前途》一文中說:“對獨大一人一元運動問題,首先雙方要避免以強烈字眼互相抨擊。不支持者可以按兵不動,不向對方開炮,支持者可以調動自己手上的一切積極因素,以達致更廣泛的支持目標,同時要切實遵守一人一元運動,是一項自發自覺的運動原則,因此不要強人所難。”

作者又說:“目前,華人社會大概不願意,看到事態會演變到這個地步。因為(一)鬥爭的結局如何,都不是任何一方的勝利,也不是任何一方的失敗,所謂輸贏的說法,在這個問題上是不存在的

(二)有輸的話,就是整個華裔社會都有份。”

不錯,華人社會的分裂和鬥爭,結果是各無所得,反有所失。但這千古不變的定律並不被人記取,而華人社會一直在得與失間自我鬥爭,患得患失,以致爭到最後是公然對峙。

砂華的社會是一個例子,所幸這種鬥爭沒有進一步惡化,但不意味著思想的分歧已經沒有,這可以從較後發生的激烈政治鬥爭中看出來。

© 2001 Bukit Pagar Group